當前位置: 首頁 > 字畫百科 > 讀懂書法書法的三部曲,各位看官要仔細學習

讀懂書法書法的三部曲,各位看官要仔細學習

更新時間:2020-05-18 文章來源:集雅齋 文章作者:集雅齋 點擊次數:702

選擇好了稱心的碑帖,不能束之高閣,待到臨習時再拿出來用,而是要經常地、反復地、認真地觀察、琢磨、背記。這個觀察、琢磨、背記的過程在書法上稱為讀帖。

1589768421805813.jpg

高風新品書法作品篆書《靜以清心 儉以養德》

讀帖是臨帖的前提。認真的讀帖能加深對筆法、章法、筆勢、筆意的理解。時間長了,必然在頭腦中形成印象,自然而然見諸筆端。清代馮武在《書法正傳》中寫道“學書者,既知用筆之訣,尤須博觀古帖,于結構布置,行間疏密,照應起伏.正變巧拙,無不默識于心,務使下筆之際,無一點一畫,不自法帖中來,然后能成家數”。從實踐上看,能不能認真讀得進去帖,也是看一個學書者是否安下心來,是否真想學習書法的重要標志。

古碑名帖,對于仔細品味者往往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。宋代朱長文在《續書斷》中說“詢師法逸少,尤務勁險,嘗行見索靖所書碑,觀之。去數里復返,及疲.及布坐,至宿其傍.三日及得法,其精如此”。從上述這段話中,足見歐陽詢讀碑的仔細和認真。

他見到索靖書寫的石碑后,十分喜愛,看畢后走出數里還是舍不得,又返回來觀看。站著看累了,就打開鋪蓋卷坐下來看。到了晚上就地宿營,就這樣一連看了兩三天才依依不舍地離開。這個記載是否真實且不論,究竟看了哪個碑也無據可考,但他的這種鉆研精神,和他以后的楷法成就是有直接關系的。

讀帖這個環節看起來較臨帖簡單,要讀得有效益、有收獲也要得法才行。

1589768631740221.jpg

李剛新品書法《玉樓春·春景》

第一步:精察

唐代孫過庭在其所撰《書譜》中寫道“察之者尚精”,就是說觀察一定要精細。一般地說,初學者應該把.‘讀”和“臨”這兩個環節同步起來。臨什么,讀什么。可按臨寫的順序,先點畫后結構地對所要臨習的字逐個“相面”,從組成字的基本“細胞”看起。先看點畫的形態、走向、質感和輕重,然后再看每個點畫起筆、運筆、收筆的過程。沈尹默先生在其所著的《書法論叢》中,談到對起筆的觀察時說,“把身邊攜帶著的米老七帖照片,時時把玩。對于帖中‘惜無索靖真跡,觀其下筆處’一語,若有領悟。就是他不說用筆,而說下筆,這一‘下’字,很有分寸。非如此,筆鋒就不能夠中;非如此.牽絲就不容易對頭,筆勢往來就不合。明白了這個道理,去著手隨意遍臨歷代名家法書,細心地求其所同,發現了所同者,恰恰是下筆皆如此,這就是中鋒.不可不從同,其他皆不妨存異。”沈老讀帖的經驗之談,仔細琢磨起來很有味道。

在讀帖時,還可以把點畫比較著看。比如在一個字中,相同的點畫是如何處理的,不同的點畫在虛實、粗細上,到底有多大的差異,要進行比較、分析。字中的某一個點和某一畫的粗細,常常有幾倍甚至十幾倍的差異,看得不細,就會將本來粗細反差很大的點畫忽略,那么臨寫起來也必然點畫不分,學得“像”這一關就過不去。在觀察結構時,首先分清哪一畫是這個字的主筆,點畫之間是一個什么樣的關系位置,是如何銜接、呼應的,從中找出規律性的東西。

讀行、草書帖,不但要從點畫上、字形上看,還要從整行乃至全篇上看。行草書的具體點畫完全服從于章法這個大局,某個字,某一點畫在一幅字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同,處理的方法也不同。中藥配方有“君、臣、佐、使”,中國畫法有“啟、承、轉、合”,書法在原理上和這些姊妹藝術完全一樣。處于重要地位上的字,在點畫上用的筆墨多,加以夸張、放大、占位偏重。而處在承上啟下地位的,就加以收斂、縮小、變態處理。在一幅字中,有的字為何重大,有的字為何細弱,有的字為何歪斜,都是有一定道理的.很多人對古帖中歪歪扭扭的字很不理解,認為這樣很不好,我說不是古代的書法家沒有本領把每個字都寫得很端正,也不是他們把握不住手中的筆,而是不如此就不稱其為藝術。就好像一個舞蹈演員在舞臺上表演,你要求他不許蹺腳、不許歪身子,總是直挺挺地像廟堂里的羅漢一樣還有人看嗎?因此,在讀帖時,還可以用反向思維進行思考。比如某個點畫或某個字為什么這樣粗重,寫得細弱些成不成?有的為什么要這么寬,寫得窄點成不成?有的為什么這么歪,不歪成不成?歪得多點或歪得少點成不成?不向這個方向歪,向其它方向歪成不成?多問幾個為什么,帖讀得也就有些深度了。

1589768728443826.jpg

李建國書法作品《七律·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》

第二步:強記

在精察的基礎上,要強記一些字的造型和章法,把讀帖的成果記在心里。潘之綜在《書法離鉤》中有這樣的說法“取古人之書而熟觀之,閉目而索之,心中若有成字,然后舉筆而追之.字成而以相較,始得其二、三,既得四、五,然后多書以極其量,自將去古人不遠矣”。心中的東西積累得越多,用起來也就越方便。現代書法家黃綺先生在其所著《書中五要》中也有這樣一段話:“我們讀書還要求背誦,觀看碑帖,比做讀書,是要求把觀看與記憶結合起來,不能過眼即忘。宋高宗學《楔帖》,他說‘詳觀點畫,以至成誦,不少去懷也。’觀帖達到成誦不忘的程度,可以說是使觀看變成了記憶。‘成誦’是讀的結果。讀書成誦,誦上口頭;觀帖成誦,誦上筆端。所謂‘上筆端’,是把成誦的‘內容’表現于自己的書寫中—這是觀的目的”。關于如何記憶,各人有各人的方法。應該強調的是這種記憶不是死記,而是理解基礎上的一種意識的儲存,消化式的吸收。

1589768886291383.jpg

李建國書法作品《七律·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》

第三步:聯想

聯想是讀帖的重要環節。通過讀帖,可波及到與書寫有直接關系的一些其它問題。比如,可以聯想到書寫者所使用的工具,筆是硬毫還是軟毫的,紙是生的還是熟的,是大筆寫小字還是小筆寫大字等等,這對臨帖有直接影響。其次可以聯想作者在書寫過程中的外界條件和心境,像“天下第一行書”《蘭亭序》,是王羲之等貴族攜子邀朋,在春游活動中飲酒作詩,王羲之乘酒興所為,抒發了內心的情感,從唐人臨習的作品看,文意書法相映成趣,興之所致神采飛揚,充滿了超脫、瀟灑、盡興的意境。而被稱為“天下第二行書”顏真卿的《祭侄稿》,則是為了平叛,在其兄和其侄為叛軍所害,又得不到朝廷表彰的情況下,悲痛之極而為亡侄顏季明寫的悼詞,觀其書法作品,仿佛聽到了作者悲憤、深情的傾訴.從而對作品中反映出來的雄渾遒勁、豪邁激盈的悲壯之氣有了深刻的理解。再則可以通過讀帖,聯想作者用筆用墨的書寫過程。宋代姜夔在《續書譜》中說:“余嘗歷觀古之名書,無不點畫振動,如見其揮運之時。”尤其是看碑刻作品時,讀者可在頭腦中還原成墨跡的形象,然后再聯想到如果要讓我去寫,我將如何去寫、如何吮墨、如何換鋒、如何提按。通過這種聯想,再臨帖心里就有數得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