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當代名家 > 田鏞:他出自工筆名門,作品工寫并運,游刃有余

田鏞:他出自工筆名門,作品工寫并運,游刃有余

更新時間:2020-05-02 文章來源:集雅齋 文章作者:集雅齋 點擊次數:677

他出自工筆名門,是著名花鳥畫田世光先生的哲嗣,真正是得天獨厚,承其家學深厚!耳濡目染且受過嚴格訓練,入畫院后,又隨王雪濤學習小寫意花鳥,其間又向吳鏡汀、秦仲文等這樣名師學習山水,藝術上得到多家的真傳,基礎深厚,工寫并運,游刃有余。

中國畫藝術是具有獨特藝術規律,其技法具有很強規律性的,因之歷來很重師承,而且對從學者來說,有無名師指點,對于成功與否幾乎是決定性的。田鏞既有家學淵源的有利條件,自年輕時即得到許多名家的指教,講起來基本是經過傳統的途徑學藝而成長起來的。

21aac8b31e114fc28711d970c10fa394.jpg

田鏞:1938年生于北京市。自幼喜愛繪畫,現為北京畫院高極美術師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,中國當代工筆學會會員、北京工筆畫學會理事、東方美術交流學會會員。

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展出,赴美、日、印、加、德、荷、蘇、新加坡、香港、臺灣等地展出并多次獲獎,并被各博物館珍藏。現為北京畫院畫家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,當代工筆畫學會理事。出版有《田鏞花鳥畫冊》、《田鏞花鳥畫新作》等。

1961年,田鏞考入北京中國畫院中國畫研究班后,追隨王雪濤、吳鏡汀、秦仲文、汪慎生、關松房、郭傳璋等名師,從傳統方式進入學習,雖然他也自學過西畫素描,畢竟屬于參照而矣。因此,他的作品傳統氣息濃厚,比照美院中國畫系的學生極力從西法的觀念中蛻脫出來的困難,確是“焉知非福”了。

無可否認,學習西法素描等,對中國畫的造型能力的改進有積極作用,突出表現在現代人物畫上,但在花鳥畫方面則并不明顯。相反,從田鏞的藝術來看,他由于從傳統入手,在基本技法的格律、手法諸方面,接受與吸納就毫無隔膜與悖逆,故一切顯得十分自然。

回顧古人,工筆與寫意的界限是相當分明的,而花鳥畫在早期基本上都是工筆藝術。五代徐、黃雖稱“體異”,一個“野逸”,一個“富貴”,只是意味上的濃淡不同,徐熙的傳世之作,今日觀之,相當工飭。而工、寫分野則要更晚些年頭。

此種分野對門類的形成和風格面目的精純和諧是有積極作用的,并在宋元朝代產生過許多工筆畫藝術精品為后代難以企及。但門戶的森嚴最終趨于保守而轉為消極影響,也是人們在美術史中共見的現象。

現代人的視野與觀念在時代潮流中開放,并不囿于前人門限,如田鏞的藝術,即能熔工寫于一爐,別有一番瀟灑俊逸的情致,和北方有些嚴守師承技法、注重功力型的工筆畫家相比,田鏞追求的似乎是更重情趣、意境和韻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