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當代名家 > 書法 > 溫婉賢淑,大氣端莊……女書法家方放,不愧為書家,作品有板有眼

溫婉賢淑,大氣端莊……女書法家方放,不愧為書家,作品有板有眼

更新時間:2020-01-07 文章來源:集雅齋 文章作者:集雅齋 點擊次數:910

當代知名女書法家方放

1990年畢業于中央工藝美術學院(現清華大學美術學院)陶瓷設計系。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北京書法家協會理事,北京市政協藝術顧問,北京市政協書畫院副秘書長,中國楹聯協會理事,北京美術家協會會員,北京九三書畫院理事,九三學社社員。被授予北京市宣傳文化系統“四個一批 ”人才稱號。



方放走進審美式生活

走進書法,只因當初的那一念美好的憧憬。

小時候開始習書時,父親講述的蘭亭故事,在我心里形成了一幅美好生活的圖景。因為年紀小,并不懂得書法藝術中蘊含的許多道理,只是留下一抹優雅生活的印跡。

當然,后來學書過程的磨礪,卻變得如此艱辛,即便如此,書法也從未離開過我。

我生性好靜,最喜歡閑來無事啜一杯清茶,品讀閑書,臨習古人墨跡。在發黃的故紙間,潮濕的霉點,駁斑如銹;不再光亮的灰色墨跡,是那么恬淡優雅;時間的雕琢,讓這些古人的作品帶著從從容容的神情,如同“林間蕭散處,世外一閑人”一般,既沒有塵氛的喧囂,也沒有濃重的煙火氣,已然不像視覺沖擊力強烈的現代作品那樣撞擊你,灼熱你的雙眼。看久了,臨久了,古人書作中的不喜、不悲、不驚、不嗔的氣息,仿佛會從帖中升騰彌漫開來,進入自己的心里。王羲之、孫過庭、米芾、蘇東坡,已不是一個個具體的名字,他們通過作品在傾訴著,而我在聆聽他們的心聲。

每每臨習《蘭亭序》,最令我動容的是《蘭亭序》中洋溢出的那一股鮮活的身入化境濃酣忘我的時空畫面。晉人蕭散超逸的風神,自由放達的性靈,總讓我心馳神往。這短短的尺箋中濃濃淡淡的字跡都是一個個呈現生命的表象符號,而貫穿于書者心靈的,便是帖中散發出來的崇尚生命的性情。在他們用墨線勾勒岀的虛空里,好像能聽到古琴的吟揉,那種回旋往復的韻致是音與音之間的藕斷絲連,是字與字之間的回眸深情,意蘊深長。

宗白華說“晉人向外發現了自然,向內發現了自己的深情。”而最彌足珍貴的是晉人向內心的發現。有了這樣一種心情,才能讓自然與心靈相互交養,達到冥契物我的人生境界,留下一份情致化、虛靈化的人生情懷。

在王羲之的蘭亭里,遇“天朗氣清,惠風和暢”之良辰,值“崇山峻嶺,茂林修竹”之美景,“又有清流激湍,映帶左右,引以為流觴曲水,列坐其次。雖無絲竹管弦之盛,一觴一詠,亦足以暢敘幽情。”

羲之與蘭亭,一觴與一詠,彼此熱愛,彼此感動,微醉間將目光推及無限玄遠之境。“仰觀宇宙之大,俯察品類之盛,所以游目騁懷,足以極視聽之娛,信可樂也。”這深幽的玄學精神、晉人的風骨在右軍筆端的提按使轉間,裹著滿懷的溫暖飄落在素箋上,那般的溫文爾雅,清凈蕭疏,“迥出塵埃之外”,使《蘭亭序》成為那個時代最恰當最具體的藝術表現形式。

在我眼里,書法藝術從來不是單純地用毛筆書寫文字,書法是當下的體驗,是即時的藝術實踐,是不關乎功利,不關乎知識的直覺感受。

“心生則種種法生,心滅則種種法滅”,所謂“境由心生”,書家筆下的境界,是活潑潑的心靈呈現的真實。“觀夫懸針垂露之異,奔雷墜石之奇,鴻飛獸駭之資,鸞舞蛇驚之態,絕岸頹峰之勢,臨危據槁之形;或重若崩云,或輕如蟬翼;導之則泉注,頓之則山安;纖纖乎似初月之出天涯,落落乎猶眾星之列河漢;同自然之妙,有非力運之能成;信可謂智巧兼優,心手雙暢,翰不虛動,下必有由。一畫之間,變起伏于鋒杪;一點之內,殊衄挫于毫芒。”

孫過庭在《書譜》里這一段精彩的文字,向我們透露了真正的藝術家在對天地自然的觀照中,將自然造化之種種雄奇瑰麗化為萬般變化的線條,把對自然的體驗轉化為書寫的體驗,具象的真實轉化為抽象的真實,這一切實為心中的真實體驗。


方放行書書法《倪云林為靜遠畫》

明人筆記

今天,我們好像習慣了電腦按鍵的生活,一鍵點下,便能瞬間獲得想要的答案,慢慢地邊走邊看風景的日子已經快成為奢侈的回憶了。我們會更多談論品評關注最終作品的模樣,往往忽略在書寫的當下,書家泯去物欲呈現天真,將自己的生命直接轉化為可以辨識的形態。這個美好愉悅的內心審美體驗過程,若擴之于生活中,我們會發現,在生活的當下,無處不是體驗,無處不充斥著美。莊子說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”

一株脫盡綠葉的枯樹,一塊布滿青苔的頑石,一朵路邊不起眼的小花,在山里,在鬧市,在你看不見的地方,在你看得見的地方,它都是以一種姿態,綿綿地伸展著生命,春來冬去,生意自存。書法之美,如同生活之美,自然之美,從來不是外在的,它源自我們的內心。

書法,既是哲學的,也是生活的,既是理念的,也是實踐的。它具有強烈的民族性,文化性,時代性,而美是一種文化的約定。書寫技巧是理念的落實,也是理念的實踐。書法理論從來不是空洞的,它需要技術去支撐,去落實。《易經》有云:“陰陽互抱謂之道。”即是理念與技術之間的相互倚重,不可偏廢一端。中國傳統文化的美學觀,不但是書法藝術的審美原則,也是書法實踐的技術原則,同時也是塑造理想人格的原則。

書法藝術的探究過程亦是逐漸完善人格的過程,書法即人生,人生即書法。清代劉熙載在《藝概》中曰:“書,如也。如其學,如其才,如其志,總之如其人而已。”道出書法藝術是以人的全部生命內容為軸心的藝術實踐活動。每一次的藝術活動其實是一次次心靈的游歷,那里是可居可游的精神家園。

好的藝術作品不需過多地玩弄筆墨技巧,不需充斥花哨的線條,它用至簡之線,至純之心,安靜地讓你感受自然氣息的流動。

把自己化成一滴墨,讓心走進去,隱逸在古人法帖中。


方放新品書法《福》

當代知名女書法家-方放榮譽一覽

獲獎

第五屆全國婦女書法作品展最高獎

“農行杯”首屆中國電視書法大獎賽二等獎

日本高野山書道協會獎

中日女子書法大賽銀獎

石景宜博士杯書畫創作大賽優異獎等。

入展

第五屆中國書法蘭亭獎佳作獎

第十一屆全國書法篆刻展

第十屆全國書法篆刻展

第二屆全國冊頁書法作品展

首屆全國書法小品展

首屆“西狹頌”全國書法大展

中國“瘞鶴銘獎”全國書法作品展

第一、三屆全國婦女書法篆刻作品展

中國書法家協會成立30周年優秀會員作品展

第26屆中日友好自作詩書交流展

“書寫時代”全國名家書法作品展

新加坡中國當代百家婦女書法邀請展

第二屆中日女書法家代表作品展

北京第一、二、三屆國際書法雙年展

京港澳臺兩岸四地女書家書法作品展等。


方放行書書法《天竺寺》

出版

《中國書法》《書法》《書法報》《書法導報》《青少年書法報》《光明日報》《中國書法學報》《中國文化報》《北京文藝》、《北京青年報》《北京書法》等報刊雜志,出版《黃自元楷書字譜》等。